1. <cite id="1noix"><noscript id="1noix"></noscript></cite>

          這是描述信息

          客服熱線:400-078-5977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陳春花:數字化的三大本質

          陳春花:數字化的三大本質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9-23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




















          導? 讀

          我們生活在一個新舊交疊的時代,理解“數字化”顯得更重要。數字化首先是個技術概念,更是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并存且融合的新世界。























          ?

          我們每個人都在不經意之時,走入了“數字化生存”方式中。我們有了新的認識、新的能力,但同時感受到巨大的挑戰、更多的不確定性。我們生活在一個新舊世界相互交疊的時代,如何更好地迎接新世界的到來,理解“數字化”,以及“數字化生存”方式就顯得更加重要。

          數字化首先是個技術概念,是指將任何連續變化的輸入如圖畫的線條或聲音信號轉化為一串分離的單元,在計算機中用0和1表示。而在今天,人們對于數字化概念的理解,特指工業時代向數字時代的轉化,數字技術是一個分水嶺,把人類從工業社會帶入數字社會。


          正如一些研究者認為的那樣,數字化是通過“連接”實現各種技術創新、各種方式組合的;是利用人工智能、移動技術、通訊技術、社交、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等,把現實世界在虛擬世界中重建。從這個視角去理解,數字化是指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并存且融合的新世界。

          基于這樣的理解,我們認為數字化本質特征有三個:


          本質特征一:連接——連接大于擁有。

          凱文?凱利(Kevin Kelly)在《失控:全人類的最終命運和結局》 中表達了一個思想,他認為互聯網的特性就是所有東西都可以復制,這就會帶來如他在詮釋智能手機為代表的移動技術兩個特性——隨身而動和隨時在線——那樣,人們需要的是即時性連接體驗。這個思想觀點,幫助我們理解數字化“連接”的本質特征。


          今天,人們已經習慣于在線連接去獲取一切,如電影、音樂、出行等等,人們不再為擁有這些東西去付出,相反更希望可以通過連接去獲得,選擇后者是因為更為便捷、成本更低、價值感受更高。數字化以“連接”帶來的時效、成本、價值明顯超出“擁有”帶來的這一切,亨利?福特“讓每個人都能買得起汽車”的理想在今天完全可以演化為“讓每個人都能使用汽車”,“連接”汽車遠大于“擁有”汽車。

          本質特征二:共生——現實世界與數字世界融合。

          ?

          數字化是通過連接和運用各種技術,將現實世界重構為數字世界,數字世界與現實世界融合是第二個本質特征。


          我們引用“數字孿生(Digital Twin)”概念來詮釋這個特征。2011 年,邁克爾?格里夫斯(Michael Grieves)教授《智能制造之虛擬完美模型:驅動創新與精益產品》 中引用了其合作者約翰?維克斯描述該概念模型的名詞,也就是數字孿生體,并一直沿用至今,“數字孿生是指充分利用物理模型、傳感器更新、運行歷史等數據,集成多學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仿真過程,在虛擬空間中完成映射,從而反映相對應的實體裝備的全生命周期過程?!?


          格里夫斯在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課程上提出了“與物理產品等價的虛擬數字化表達”的概念:一個或一組特定裝置的數字復制品,能夠抽象表達真實裝置并可以此為基礎進行真實條件或模擬條件下的測試。該概念源于對裝置的信息和數據進行更清晰地表達的期望,希望能夠將所有的信息放在一起進行更高層次的分析。


          簡單來說,數字孿生就是對真實物理系統的一個虛擬復制,復制品和真實品之間通過數據交換建立聯系,借助于這種聯系可以觀測和感知虛體,由此動態體察到實體的變化,所以數字孿生中虛體與實體是融為一體的。


          就如“數字孿生”般,數字化正是將現實世界重構為數字世界,同時,重構不是單純的復制,更包含數字世界對現實世界的再創造,還意味著數字世界通過數字技術與現實世界相連接、深度互動與學習、融合為一體,共生創造出全新的價值。

          ?

          本質特征三:當下——過去與未來壓縮在現在。

          數字化技術是關于連接選擇的問題,與誰連接,何時連接,所以,一些人認為,數字化路徑更接近于電腦游戲而不是歷史敘事,不再是從過去到現在,再到未來,用洛西科夫(Douglas Rushkoff)的觀點,“數字化時間軸不是一個時刻過渡到另一個時間,而是從一個選擇跳到另一個選擇,停留在每一個命令行里,就像數字時鐘上的數字一樣,直到做出下一個選擇,新的現實就會出現在眼前?!?br/>

          受洛西科夫的啟發,我們確定數字化的第三個本質特征是“當下”。在他有關數字化影響的研究中,可以了解到數字技術帶來的沖擊,已經不再是變化帶來的沖擊,而是由變化的速度帶來沖擊,正如他所言:“我們不再測量從一種狀態到另外一種狀態的變化,而是測量變化的速度以及速度變化的速度,以此類推。時間不再是從過去到未來,而是體現在衍生物上,從地點到速度再到加速度?!?br/>
          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會覺得在數字化時代,變化與迭代動蕩劇烈,更迭與顛覆頻繁多變,“黑天鵝”滿天飛,讓人應接不暇。因為數字化本身,過去與未來都壓縮在當下,更多維度,更大復雜性交織在一起,不僅僅是變化,變化本身的屬性也發生了改變。


          工業時代,機器革命的出現,使得人們不再度量自然存在狀態,而是機器帶來的效率與速度,其核心價值就是,如何以更高的效率獲得更大的產出。所以,在工業時代,用最少的時間產出最多,獲得的規模最大,成為衡量人們是否成功的準則。大規模生產成為核心標志,最重要的就是效率。人們常說“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金錢”。

          信息時代,快速變化、信息過載等等的影響,導致人們最關注價值感知。產品的價值與意義顯得尤為重要,人們不再單純去關注效率與速度,因為變化的速度已經成為一個基本要素,更加需要關注的是,當下為人們的生活和意義賦予的價值是什么?附加值會有多高?一切都變得完全不同了。


          互聯網技術在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普及,至今也不過是30多年的時間,但是在此期間,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對今天的每一個人來說,甚至需要重新學會生活技能,在線購買,電子支付,網約車出行,以及社群的新社交方式......人們不得不調整認知能力,跟上變化的步伐,否則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

          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消費革命、在線繁榮,以及對傳統行業的不斷沖擊之后,數字化成為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一個觀點、一個概念和一種存在,這也是我們需要去認識數字化的核心關鍵。理解數字化,已經成為理解我們所生活世界的一個基本生存狀態。數字化技術帶來的時間價值改變,可以通過一個產品累積到5000萬用戶所需要的時間變化來感受。


          財經圖表網站Visual Capitalist針對近現代以來的重要發明做了一個盤點,統計各種發明的用戶數量到達5000萬人,分別需要多長時間。如下圖,幾個不同階段的時間長度:飛機、汽車、電話、電力代表的以交通、通訊和電力為主的第一部分,需要的時間至少也要46年,平均超過55年;信用卡、電視機、ATM取款機、電腦和手機為代表的新技術革命為主的第二部分,需要的時間縮短到20年左右;到了互聯網技術出現的第三部分,時間壓縮到一年以內;互聯網快速普及時 ,正如圖表后面畫出的全球最大社交平臺Facebook、微信和增強現實游戲“Pokemon Go”,它們用戶累積到5000萬分別只用了3年、1年和19天。來到數字技術時代,用戶呈現出指數級增長。





          ?

          如此高的用戶數增長速度,勢必帶來行業中不同企業發展態勢格局的轉換,導致與企業相關的三個最重要的事項發生改變:企業壽命、產品生命周期以及爭奪顧客窗口的時間都在縮短。

          ?

          換個角度說,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時間標簽。企業管理者們都需要問問自己,你的企業、產品、戰略與時間有什么樣的價值關聯?如果沒有,其實你還沒有進入數字化生存狀態,你還停留在工業時代。

          數字化的三個本質特征“連接”、“共生”、“當下”,是區分數字化生存與工業時代的根本不同之所在。


          工業時代,企業資源和能力是實現戰略的關鍵要素,企業透過一系列的努力,獲取資源,擁有能力,構建核心競爭力。


          在數字化時代,通過“連接”與“共生”,企業資源和能力不再受限于企業自己,而有了很多的企業外部可能性,所以企業核心的關鍵是在理解“當下”的價值和意義中,尋求更大范圍的資源與能力聚合與“共生”,“連接”成為實現戰略的關鍵要素。

          理解數字化的本質,可以歸結為三句話:連接改變了生存方式,共生改變了發展方式,當下改變了價值方式。

          ?

          陳春花:數字化的三大本質

          【概要描述】




















          導? 讀

          我們生活在一個新舊交疊的時代,理解“數字化”顯得更重要。數字化首先是個技術概念,更是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并存且融合的新世界。























          ?

          我們每個人都在不經意之時,走入了“數字化生存”方式中。我們有了新的認識、新的能力,但同時感受到巨大的挑戰、更多的不確定性。我們生活在一個新舊世界相互交疊的時代,如何更好地迎接新世界的到來,理解“數字化”,以及“數字化生存”方式就顯得更加重要。

          數字化首先是個技術概念,是指將任何連續變化的輸入如圖畫的線條或聲音信號轉化為一串分離的單元,在計算機中用0和1表示。而在今天,人們對于數字化概念的理解,特指工業時代向數字時代的轉化,數字技術是一個分水嶺,把人類從工業社會帶入數字社會。


          正如一些研究者認為的那樣,數字化是通過“連接”實現各種技術創新、各種方式組合的;是利用人工智能、移動技術、通訊技術、社交、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等,把現實世界在虛擬世界中重建。從這個視角去理解,數字化是指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并存且融合的新世界。

          基于這樣的理解,我們認為數字化本質特征有三個:


          本質特征一:連接——連接大于擁有。

          凱文?凱利(Kevin Kelly)在《失控:全人類的最終命運和結局》 中表達了一個思想,他認為互聯網的特性就是所有東西都可以復制,這就會帶來如他在詮釋智能手機為代表的移動技術兩個特性——隨身而動和隨時在線——那樣,人們需要的是即時性連接體驗。這個思想觀點,幫助我們理解數字化“連接”的本質特征。


          今天,人們已經習慣于在線連接去獲取一切,如電影、音樂、出行等等,人們不再為擁有這些東西去付出,相反更希望可以通過連接去獲得,選擇后者是因為更為便捷、成本更低、價值感受更高。數字化以“連接”帶來的時效、成本、價值明顯超出“擁有”帶來的這一切,亨利?福特“讓每個人都能買得起汽車”的理想在今天完全可以演化為“讓每個人都能使用汽車”,“連接”汽車遠大于“擁有”汽車。

          本質特征二:共生——現實世界與數字世界融合。

          ?

          數字化是通過連接和運用各種技術,將現實世界重構為數字世界,數字世界與現實世界融合是第二個本質特征。


          我們引用“數字孿生(Digital Twin)”概念來詮釋這個特征。2011 年,邁克爾?格里夫斯(Michael Grieves)教授《智能制造之虛擬完美模型:驅動創新與精益產品》 中引用了其合作者約翰?維克斯描述該概念模型的名詞,也就是數字孿生體,并一直沿用至今,“數字孿生是指充分利用物理模型、傳感器更新、運行歷史等數據,集成多學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仿真過程,在虛擬空間中完成映射,從而反映相對應的實體裝備的全生命周期過程?!?


          格里夫斯在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課程上提出了“與物理產品等價的虛擬數字化表達”的概念:一個或一組特定裝置的數字復制品,能夠抽象表達真實裝置并可以此為基礎進行真實條件或模擬條件下的測試。該概念源于對裝置的信息和數據進行更清晰地表達的期望,希望能夠將所有的信息放在一起進行更高層次的分析。


          簡單來說,數字孿生就是對真實物理系統的一個虛擬復制,復制品和真實品之間通過數據交換建立聯系,借助于這種聯系可以觀測和感知虛體,由此動態體察到實體的變化,所以數字孿生中虛體與實體是融為一體的。


          就如“數字孿生”般,數字化正是將現實世界重構為數字世界,同時,重構不是單純的復制,更包含數字世界對現實世界的再創造,還意味著數字世界通過數字技術與現實世界相連接、深度互動與學習、融合為一體,共生創造出全新的價值。

          ?

          本質特征三:當下——過去與未來壓縮在現在。

          數字化技術是關于連接選擇的問題,與誰連接,何時連接,所以,一些人認為,數字化路徑更接近于電腦游戲而不是歷史敘事,不再是從過去到現在,再到未來,用洛西科夫(Douglas Rushkoff)的觀點,“數字化時間軸不是一個時刻過渡到另一個時間,而是從一個選擇跳到另一個選擇,停留在每一個命令行里,就像數字時鐘上的數字一樣,直到做出下一個選擇,新的現實就會出現在眼前?!?br/>

          受洛西科夫的啟發,我們確定數字化的第三個本質特征是“當下”。在他有關數字化影響的研究中,可以了解到數字技術帶來的沖擊,已經不再是變化帶來的沖擊,而是由變化的速度帶來沖擊,正如他所言:“我們不再測量從一種狀態到另外一種狀態的變化,而是測量變化的速度以及速度變化的速度,以此類推。時間不再是從過去到未來,而是體現在衍生物上,從地點到速度再到加速度?!?br/>
          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會覺得在數字化時代,變化與迭代動蕩劇烈,更迭與顛覆頻繁多變,“黑天鵝”滿天飛,讓人應接不暇。因為數字化本身,過去與未來都壓縮在當下,更多維度,更大復雜性交織在一起,不僅僅是變化,變化本身的屬性也發生了改變。


          工業時代,機器革命的出現,使得人們不再度量自然存在狀態,而是機器帶來的效率與速度,其核心價值就是,如何以更高的效率獲得更大的產出。所以,在工業時代,用最少的時間產出最多,獲得的規模最大,成為衡量人們是否成功的準則。大規模生產成為核心標志,最重要的就是效率。人們常說“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金錢”。

          信息時代,快速變化、信息過載等等的影響,導致人們最關注價值感知。產品的價值與意義顯得尤為重要,人們不再單純去關注效率與速度,因為變化的速度已經成為一個基本要素,更加需要關注的是,當下為人們的生活和意義賦予的價值是什么?附加值會有多高?一切都變得完全不同了。


          互聯網技術在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普及,至今也不過是30多年的時間,但是在此期間,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對今天的每一個人來說,甚至需要重新學會生活技能,在線購買,電子支付,網約車出行,以及社群的新社交方式......人們不得不調整認知能力,跟上變化的步伐,否則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

          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消費革命、在線繁榮,以及對傳統行業的不斷沖擊之后,數字化成為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一個觀點、一個概念和一種存在,這也是我們需要去認識數字化的核心關鍵。理解數字化,已經成為理解我們所生活世界的一個基本生存狀態。數字化技術帶來的時間價值改變,可以通過一個產品累積到5000萬用戶所需要的時間變化來感受。


          財經圖表網站Visual Capitalist針對近現代以來的重要發明做了一個盤點,統計各種發明的用戶數量到達5000萬人,分別需要多長時間。如下圖,幾個不同階段的時間長度:飛機、汽車、電話、電力代表的以交通、通訊和電力為主的第一部分,需要的時間至少也要46年,平均超過55年;信用卡、電視機、ATM取款機、電腦和手機為代表的新技術革命為主的第二部分,需要的時間縮短到20年左右;到了互聯網技術出現的第三部分,時間壓縮到一年以內;互聯網快速普及時 ,正如圖表后面畫出的全球最大社交平臺Facebook、微信和增強現實游戲“Pokemon Go”,它們用戶累積到5000萬分別只用了3年、1年和19天。來到數字技術時代,用戶呈現出指數級增長。





          ?

          如此高的用戶數增長速度,勢必帶來行業中不同企業發展態勢格局的轉換,導致與企業相關的三個最重要的事項發生改變:企業壽命、產品生命周期以及爭奪顧客窗口的時間都在縮短。

          ?

          換個角度說,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時間標簽。企業管理者們都需要問問自己,你的企業、產品、戰略與時間有什么樣的價值關聯?如果沒有,其實你還沒有進入數字化生存狀態,你還停留在工業時代。

          數字化的三個本質特征“連接”、“共生”、“當下”,是區分數字化生存與工業時代的根本不同之所在。


          工業時代,企業資源和能力是實現戰略的關鍵要素,企業透過一系列的努力,獲取資源,擁有能力,構建核心競爭力。


          在數字化時代,通過“連接”與“共生”,企業資源和能力不再受限于企業自己,而有了很多的企業外部可能性,所以企業核心的關鍵是在理解“當下”的價值和意義中,尋求更大范圍的資源與能力聚合與“共生”,“連接”成為實現戰略的關鍵要素。

          理解數字化的本質,可以歸結為三句話:連接改變了生存方式,共生改變了發展方式,當下改變了價值方式。

          ?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1-09-23
          • 訪問量:0
          詳情
          圖片

          導  讀

          我們生活在一個新舊交疊的時代,理解“數字化”顯得更重要。數字化首先是個技術概念,更是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并存且融合的新世界。

          圖片

           

          我們每個人都在不經意之時,走入了“數字化生存”方式中。我們有了新的認識、新的能力,但同時感受到巨大的挑戰、更多的不確定性。我們生活在一個新舊世界相互交疊的時代,如何更好地迎接新世界的到來,理解“數字化”,以及“數字化生存”方式就顯得更加重要。

          數字化首先是個技術概念,是指將任何連續變化的輸入如圖畫的線條或聲音信號轉化為一串分離的單元,在計算機中用0和1表示。而在今天,人們對于數字化概念的理解,特指工業時代向數字時代的轉化,數字技術是一個分水嶺,把人類從工業社會帶入數字社會。


          正如一些研究者認為的那樣,數字化是通過“連接”實現各種技術創新、各種方式組合的;是利用人工智能、移動技術、通訊技術、社交、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等,把現實世界在虛擬世界中重建。從這個視角去理解,數字化是指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并存且融合的新世界。

          基于這樣的理解,我們認為數字化本質特征有三個:


          本質特征一:連接——連接大于擁有。

          凱文•凱利(Kevin Kelly)在《失控:全人類的最終命運和結局》 中表達了一個思想,他認為互聯網的特性就是所有東西都可以復制,這就會帶來如他在詮釋智能手機為代表的移動技術兩個特性——隨身而動和隨時在線——那樣,人們需要的是即時性連接體驗。這個思想觀點,幫助我們理解數字化“連接”的本質特征。


          今天,人們已經習慣于在線連接去獲取一切,如電影、音樂、出行等等,人們不再為擁有這些東西去付出,相反更希望可以通過連接去獲得,選擇后者是因為更為便捷、成本更低、價值感受更高。數字化以“連接”帶來的時效、成本、價值明顯超出“擁有”帶來的這一切,亨利•福特“讓每個人都能買得起汽車”的理想在今天完全可以演化為“讓每個人都能使用汽車”,“連接”汽車遠大于“擁有”汽車。

          本質特征二:共生——現實世界與數字世界融合。

           

          數字化是通過連接和運用各種技術,將現實世界重構為數字世界,數字世界與現實世界融合是第二個本質特征。


          我們引用“數字孿生(Digital Twin)”概念來詮釋這個特征。2011 年,邁克爾•格里夫斯(Michael Grieves)教授《智能制造之虛擬完美模型:驅動創新與精益產品》 中引用了其合作者約翰•維克斯描述該概念模型的名詞,也就是數字孿生體,并一直沿用至今,“數字孿生是指充分利用物理模型、傳感器更新、運行歷史等數據,集成多學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仿真過程,在虛擬空間中完成映射,從而反映相對應的實體裝備的全生命周期過程。” 


          格里夫斯在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課程上提出了“與物理產品等價的虛擬數字化表達”的概念:一個或一組特定裝置的數字復制品,能夠抽象表達真實裝置并可以此為基礎進行真實條件或模擬條件下的測試。該概念源于對裝置的信息和數據進行更清晰地表達的期望,希望能夠將所有的信息放在一起進行更高層次的分析。


          簡單來說,數字孿生就是對真實物理系統的一個虛擬復制,復制品和真實品之間通過數據交換建立聯系,借助于這種聯系可以觀測和感知虛體,由此動態體察到實體的變化,所以數字孿生中虛體與實體是融為一體的。


          就如“數字孿生”般,數字化正是將現實世界重構為數字世界,同時,重構不是單純的復制,更包含數字世界對現實世界的再創造,還意味著數字世界通過數字技術與現實世界相連接、深度互動與學習、融合為一體,共生創造出全新的價值。

           

          本質特征三:當下——過去與未來壓縮在現在。

          數字化技術是關于連接選擇的問題,與誰連接,何時連接,所以,一些人認為,數字化路徑更接近于電腦游戲而不是歷史敘事,不再是從過去到現在,再到未來,用洛西科夫(Douglas Rushkoff)的觀點,“數字化時間軸不是一個時刻過渡到另一個時間,而是從一個選擇跳到另一個選擇,停留在每一個命令行里,就像數字時鐘上的數字一樣,直到做出下一個選擇,新的現實就會出現在眼前。”


          受洛西科夫的啟發,我們確定數字化的第三個本質特征是“當下”。在他有關數字化影響的研究中,可以了解到數字技術帶來的沖擊,已經不再是變化帶來的沖擊,而是由變化的速度帶來沖擊,正如他所言:“我們不再測量從一種狀態到另外一種狀態的變化,而是測量變化的速度以及速度變化的速度,以此類推。時間不再是從過去到未來,而是體現在衍生物上,從地點到速度再到加速度。

          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會覺得在數字化時代,變化與迭代動蕩劇烈,更迭與顛覆頻繁多變,“黑天鵝”滿天飛,讓人應接不暇。因為數字化本身,過去與未來都壓縮在當下,更多維度,更大復雜性交織在一起,不僅僅是變化,變化本身的屬性也發生了改變。


          工業時代,機器革命的出現,使得人們不再度量自然存在狀態,而是機器帶來的效率與速度,其核心價值就是,如何以更高的效率獲得更大的產出。所以,在工業時代,用最少的時間產出最多,獲得的規模最大,成為衡量人們是否成功的準則。大規模生產成為核心標志,最重要的就是效率。人們常說“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金錢”。

          信息時代,快速變化、信息過載等等的影響,導致人們最關注價值感知。產品的價值與意義顯得尤為重要,人們不再單純去關注效率與速度,因為變化的速度已經成為一個基本要素,更加需要關注的是,當下為人們的生活和意義賦予的價值是什么?附加值會有多高?一切都變得完全不同了。


          互聯網技術在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普及,至今也不過是30多年的時間,但是在此期間,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對今天的每一個人來說,甚至需要重新學會生活技能,在線購買,電子支付,網約車出行,以及社群的新社交方式......人們不得不調整認知能力,跟上變化的步伐,否則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

          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消費革命、在線繁榮,以及對傳統行業的不斷沖擊之后,數字化成為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一個觀點、一個概念和一種存在,這也是我們需要去認識數字化的核心關鍵。理解數字化,已經成為理解我們所生活世界的一個基本生存狀態。數字化技術帶來的時間價值改變,可以通過一個產品累積到5000萬用戶所需要的時間變化來感受。


          財經圖表網站Visual Capitalist針對近現代以來的重要發明做了一個盤點,統計各種發明的用戶數量到達5000萬人,分別需要多長時間。如下圖,幾個不同階段的時間長度:飛機、汽車、電話、電力代表的以交通、通訊和電力為主的第一部分,需要的時間至少也要46年,平均超過55年;信用卡、電視機、ATM取款機、電腦和手機為代表的新技術革命為主的第二部分,需要的時間縮短到20年左右;到了互聯網技術出現的第三部分,時間壓縮到一年以內;互聯網快速普及時 ,正如圖表后面畫出的全球最大社交平臺Facebook、微信和增強現實游戲“Pokemon Go”,它們用戶累積到5000萬分別只用了3年、1年和19天。來到數字技術時代,用戶呈現出指數級增長。

           

          如此高的用戶數增長速度,勢必帶來行業中不同企業發展態勢格局的轉換,導致與企業相關的三個最重要的事項發生改變:企業壽命、產品生命周期以及爭奪顧客窗口的時間都在縮短。

           

          換個角度說,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時間標簽。企業管理者們都需要問問自己,你的企業、產品、戰略與時間有什么樣的價值關聯?如果沒有,其實你還沒有進入數字化生存狀態,你還停留在工業時代。

          數字化的三個本質特征“連接”、“共生”、“當下”,是區分數字化生存與工業時代的根本不同之所在。


          工業時代,企業資源和能力是實現戰略的關鍵要素,企業透過一系列的努力,獲取資源,擁有能力,構建核心競爭力。


          在數字化時代,通過“連接”與“共生”,企業資源和能力不再受限于企業自己,而有了很多的企業外部可能性,所以企業核心的關鍵是在理解“當下”的價值和意義中,尋求更大范圍的資源與能力聚合與“共生”,“連接”成為實現戰略的關鍵要素。

          理解數字化的本質,可以歸結為三句話:連接改變了生存方式,共生改變了發展方式,當下改變了價值方式。

           

          關鍵詞: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昌瑞石墨

          微信訂閱號

          這是描述信息

          400-078-5977

          版權所有 ? 武漢知行致遠管理顧問有限公司      鄂ICP備20008647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武漢二分

          新快三